• [性屋公告] : 26UUU [26UUU.com] 品牌全新升级,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.COM! 性屋娱乐
  • 女上司的呻吟

    时间:2018-10-16
        在我大学刚刚毕业的那年,我选择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城市继续发展,找了一家看起来装潢不错的小公司干着一份销售的工作。

        虽然在这个城市只有零星几个朋友,但是我刚出社会,对很多事情都很有热情。

        公司很忙,几乎每周都只有半天的时间能休息,甚最苦逼的时候一个月每天上班十个小时。

        因为跟我看不到未来,我的女朋友也跟我分手了。

        销售部妹子很多,对于她们,我也只是止于工作,从来没有别的想法,平静的生活完全没有什么波澜。

        因为我工作有激情,有创意有想法,关键的时候也知道替领导挡酒,所以一二来去,慢慢和公司很多人都熟识了。

        有一次,我们部门超额完成了销售任务,于是组织一起出去唱歌,本来我肚子不舒服,不是很想去来着,但是没办法,领导开口了,我不能拒绝。

        不过我也没办法多喝,我就计划先去打个照面,或者跟大家打打招呼,客套几杯就走。

        后来走的时候,等电梯的时候,我遇到了策划部的主管馨姐,她原本是在玩手机的,一看我也过来了,就问我:「小华,你怎么不和他们喝几杯?」我就说我没吃饭,想吃点东西。

        她就笑笑,说她也没吃。

        我一看,女同事也没吃饭,那我不请她吃点,似乎也不合适吧?虽然她比我大十岁,但是长得很不错,气质很好,腿也很长,而且一袭黑丝加高跟鞋,再加上一副张静初的模样。

        我看了看她的样子,心中一阵激动。

        要知道,我虽然有曾经有过女朋友,但是毕业了还依然是个处男。

        女朋友不给操,我也没办法啊!然后我就提出请她吃饭,正好附近有个很好吃的火锅,没想到她答应了,然后我们就去她的车里一起过去了。

        吃饭的时候我们随便聊,她问我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啊,还问我分手原因。

        我也问了问她的事情,知道她离婚了。

        那顿饭没喝酒,吃完她送我回家了。

        她问我住哪里?我说在新华路,她噗嗤一笑,问我:你住的那个地方,是不是很多那个?说个题外话,我租房子那附近,是有很多小姐,但是我一次都没找过,毕竟我可不希望第一次是找鸡。

        当时她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很尴尬,但是转念一想,也没啥。

        我就回答:是啊,那里好多那个啊,她们都在大街上拉着我的手求着我不要走,一定要关照她们的生意,但是我都没去,我说我不喜欢小太妹,更喜欢成熟的女人。

        我这么一说,再加上说完我就不知道怎么收场咯,就只好傻乎乎地盯着她。

        她脸上微微一红。

        吃完饭馨姐送我回家,我和馨姐坐在那里聊天,旁边有空调,暖风吹着,我坐在一旁从侧看着主管,俊俏的面容,高高的双乳,细细的腰身,圆润的屁股,看得我胯间的鸡巴一跳跳的。

        馨姐可能感觉到了我在注视着她,扭头看了看我,脸更红了。

        「看什么看?」她娇嗔道。

        「姐,你,你,你真好看。」

        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。

        「那你说说,我哪好看。」

        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我说。

        「哪都好看。」

        「是吗,你都看见什么了?」「我,我,我……」我吱吱唔唔的说不出来。

        「哈哈」馨姐看到我的样子笑了出来,然后站起身慢慢地脱掉外套,露出米黄色v字领毛衣,白净的脖子,衣领处隐约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沟,鼓鼓的乳房更加显得伟大。

        她慢慢地走到我面前,伸出抚摸着我的脸,微微地看着我。

        我实在控制不住了,一把搂住她的腰,头埋在她的双乳之间,来回蹭着,双手不停地揉搓着她结实的屁股。

        馨姐分开双腿坐在我的腿上,伸手一下子脱掉了自己的毛衣和雪白的乳罩,一双大大的乳房弹了出来,白白的,圆圆的,粉红的乳润,暗红的乳头,我双手把玩着,揉搓着,嘴一会儿吸吸左边,一会儿吸吸右边,一会儿用舌尖舔舔乳头,一会儿又用脸来回蹭着。

        「嗯……嗯……小华」「馨姐,我,我下边涨得难受。」

        馨姐一边舒服的享受着,一边伸手去解我的裤带,然后手直接伸进了我的裤子里。

        「啊,这么大?」馨姐惊奇地从我腿上跳下来,我也顺势连裤子带内裤一并脱了下去,露出硕大的鸡巴。

        「天呢,怎么,怎么这么大。」

        「姐,我涨得难受,怎么办啊?」馨姐咬了咬嘴唇,侧过身去脱掉了自己的裤子,转过身来,我只看到她的下身一小片黑黑的屄毛,没等我看清她的小屄,迅速的重新跨坐在我的腿上,手扶着我的大鸡巴,慢慢的坐了下去。

        「啊,嗯,好大,好涨,嗯……嗯……」我感觉鸡巴被夹得很舒服,热热的,湿湿的,软软的,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了进去。

        真他妈舒服,我心里想着。

        「嗯……嗯……好大,真美。」

        馨姐身体一上一下的套弄着,舒服地呻吟着。

        她的屄里越来越热,但是她始终没敢一坐到度,将整根鸡巴吞进去,虽然我感觉很舒服,但总是觉得不过瘾,我把双手放在她的腰上,在她的身体向下沉的时候,顺势向下使劲,这次到底了,真是过瘾,感觉顶到什么东西。

        「啊,顶死我了,……啊,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停了片刻,馨姐开始大起大落的套弄着我的鸡巴,每次都坐到最底,原先的呻吟声也改为了喊叫声。

       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涨,好美……啊……亲我,亲我的奶子……啊,对……啊……顶……小华……对,就这样……用力顶……好美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不行了……我要……泄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再来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真棒……啊……」随着一声喊叫声,馨姐停止了套弄,死死地抱着我的头,身体一阵抽搐,一股热流喷向我的鸡巴头,一阵麻酸的感觉,我精关一松,精液噗噗地射向了她的小屄深处。

        馨姐在我身上坐了好一会儿,等激情稍退,她转身拿过自己的小包,从里面掏出一包面巾纸,抽出一张,然后站起身,迅速的用面巾纸捂住小屄,转过身去,叉开腿擦拭着,一张,两张,三张……足足用了五六张纸,然后转过身蹲在我的胯间,仔细地擦着我的鸡巴,从始至终没说一句话,我也只是愣愣地看着她做完这一切。

        擦拭完毕后,自己穿好衣服,收拾好东西,默默地看了看我。

        「你穿好衣服吧,别冻着,我先走了。」

        说完转身就要出去。

        「姐,你……」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稍稍停顿了一下,最后还是毅然地走了,我刚要去追,看见自己赤裸的身体又退了回来……不过后来我们就只是简单的工作联系了,见面也只是点个头。

        转折在之后,有一次公司销售特别好,又去聚餐然后又去唱歌,吃饭前,同事都打牌,我不喜欢打牌,觉得好无聊,就准备去楼下买烟。

        刚到楼下她刚好在停车场,停好车,她跟我招手,我还开玩笑一样说,你今天好漂亮,气质特别好,也很性感,平时我只顾工作都没好好发现你的美。

        吃饭的时候我感觉我喝多了但是很清醒,然后在唱歌的时候,谁知道去了以后他们不喝酒还是继续打牌,那我就只好唱歌,刚好有一首合唱的《屋顶》,我和她合唱,过程中我还牵她手了,期间还有眼神交流,唱完后还一起喝了一杯。

        然后玩色子,输的喝酒,不过我总是输,非常郁闷。

        她几乎没喝,我感觉自己要醉了,去厕所吐的一塌煳涂,于是趁清醒,我就马上一个人走了。

        刚下电梯,她发信息给我说要我注意安全,我说我刚才都吐了,再喝会醉,先走了下次再喝。

        她说要不要喝点粥养养胃。

        但是我实在不想去了,去了多半还要喝,就拒绝她了。

        可是不知道那天是怎么了,突然下大暴雨,也打不到车。

        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车,我就发信息给她说:现在下大暴雨打不到车。

        然后她就说送我回去。

        上车的时候我晕乎乎的,噼里啪啦说个不停,我感觉是酒上头了。

        谁知道雨越下越大,车开的特别慢,不知不觉我睡了。

        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到了馨姐的家里,她在我旁边陪着我玩手机。

        我挺感动,突然觉得要是我女朋友多好,虽然外面雨还在下,我傻傻的看了他三秒,借着酒劲说了句:你好漂亮。

        我紧紧抱着她,摸她,我可能是太久没做的缘故吧,隔着小内内。

        我感觉到了她的温度和湿度。

        就这样,我们沉默了好半天,谁也不说话,我想总该说点什么,可是一时间又找不到什么话题,可也总不能干坐着吧,馨姐低头,脸羞得通红慢慢地说道:「其实上次和你做完,我有一种,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,那,那感觉好棒的。

        我,我不怕你笑话,我对那种事挺想的,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我和我前夫离婚以后,我总是特别想,今天可能是喝了点酒,所以就和你……没关系的,你不必多想,我叫你来就是想告诉你呢,别有什么心里……」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到最后我几乎听不到了。

        这时我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勇气,挪动身体坐到了她的旁边,伸将她揽在怀里,轻轻的说「馨姐,我会对你好的」我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句话。

        馨姐抬起头,愣愣地看了我一会儿,慢慢地,我们四唇相接,紧紧地亲吻在一起。

        她紧紧地搂着我脖子,舌头已经伸进了我的嘴里,我忘情的吸吮里,甜甜的玉津滑里嘴里,我的双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她后背胡乱摸着,摸索着拉起了她睡衣的下摆,顺着大腿向上摸去。

        天啊,里面空空的,内衣内裤都没穿,看来她是有准备的。

        「不,不要,不要在这,到楼上去。」

        馨姐突然轻轻地说道。

        我抱着馨姐来到楼上的卧室,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,慢慢地脱掉了她的睡衣,一居完美诱人的胴体展现在我眼前,结白的皮肤,高耸的乳房,黑黑浓密的屄毛,修长的又腿,圆润结实的屁股,我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她的全身每一寸股肤,馨姐脸色红红的,闭着双眼忘情的享受着。

        「嗯,小华,别,别摸,快点,我,我好热。」

        飞快地脱光身上的衣服,俯身压在她的身上,馨姐自觉地双腿分开弯曲着,我心跳加速,扶着硬得发涨的大鸡巴冲着她的小屄操过去,一下,两下,三下,怎么也找不到她的小屄口,急得我额头开始冒汗了。

        馨姐可能是有些着急,伸出手抓住我的鸡巴,顶在小屄口,我身体勐地往下一沉,噗地一下,整根鸡巴全根没入了小屄。

        「啊……慢点啊……轻点……」馨姐痛苦地喊出了声来。

        「等等,先别动,让我……我先适应一下。」

        她说。

        我没有动,静静地压在她身上。

        「嗯,你,你以前和几个女人做过?」馨姐问我。

        「没,没有,只看过a片。」

        我脸一红说道。

        「还是个小屁孩儿,来我教你,你把腿分开,稍微弯曲一点,对,嗯,……」我一动身体,鸡巴也在小屄里随之动了一下。

        「你只用腰的力量就可以,上身可以不……不动的,嗯……对,……好,就这样。」

        我按她说做了,果然很省力,一下一下的操屄,感觉着小屄里的湿润和温暖。

        「嗯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好涨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对,真美……真大,……慢点……慢……」「我怎么了姐,我操痛你了吗?」我急忙停了下来。

        「没,没有,你……你的太大,我,……嗯……来吧,里面……里好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对就这样,用力……啊……太美了……升天了……啊……她双臂摊开,双手死死在抓着床单,忘情的叫喊着。

        我这样爬在她身上,操了大约十分钟,感觉腰有些累,所以直起身子,改跪在她的双腿中间,两只手分别抱着她的两条腿,这样操起屄来更爽,每次都能操到屄底,这下馨姐的叫喊声更加疯狂了。

        「啊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到了……操吧……操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啊……啊……爽死了……啊,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要到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操我……对……用力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再用力……啊……对……快……再快点」我奋力的操了好一会,小屄里一股热流涌来,馨姐在嘴里胡乱的叫喊声中高潮了,淫水一泻而出,我的鸡巴头好舒服,屋内叭叭的股肤碰撞声与鸡巴操进小屄时的噗哧噗哧的声音交织着。

        我没有停下来,将她的双腿架在肩上,俯下身,大起大落地操着屄。

        「啊……啊……停……停下……不行了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操吧……操死我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太美了……好弟弟……好老公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来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我又要到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「好姐姐,我,我也快了……」「啊……我们……啊……我们一起……哎哟……烫死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在馨姐第二次高潮的时候,我终于射精了,噗噗地足有十我下。

        我满头大汗的摊软在馨姐的身上,鸡巴仍然插在她的小屄里。

        「嗯,小华,你,起来吧,压死我了。」

        馨姐无力的说道。

        「等等。」

        我刚要起身,她突然制止了我,伸手费力的打开床头柜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了几张面巾纸。

        「好了,起来吧。」

        我刚从她身上翻下来,她赶紧用面巾纸捂住小屄,飞快地下床,跑进了卫生间,看着她弯着腰,光着屁股,跑起来屁股上的肉一抖一抖的,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。

        跟着我翻身下床跟进了卫生间,看到馨姐正蹲在地上,用手纸擦着自己的小屄。

        「哎呀,你来干嘛,快出去。」

        「让我看看嘛,我想看看。」

        「看什么呀,快出去,好孩子听话,你先到床上躺一会儿,我放好水一会喊你洗澡。」

        「不,我想看看……」「不行,不行……」「那一会儿,你陪我洗。」

        「行行,你快出去。」

        说着把卫生间的门关上了。」

        后来,方便的时候,我就会和她在一起,这种关系持续了三个月。

        后来,她的前夫来找她复婚。

        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。